掌乐网 故事会 人生故事 时光本无罪,恋人自扰之

时光本无罪,恋人自扰之

更新时间:2024-05-29

时光本无罪,恋人自扰之

2001年的夏天,我十六岁,正在读高中。即便是夜晚,气温仍然高得令人辗转反侧,黑漆漆的夜晚满是室友们翻身和叹息的声音,而我咬着小电筒,蒙着一条薄被单,写下人生中唯一的一封情书。我的读者叫凌一尧,马尾辫,大前额,身材娇小。

要命的是,她偏偏是一位学霸,常年霸占月考名次红榜第一排,这样脑瓜子聪明又美得翻泡的妞儿绝对是众人心目中的雅典娜,只可仰望不能直视。几乎每天,我都会想入非非,幻想着各种与她搭讪的场面。其中包括她从楼梯上滚下来毁容了,我抱着她朝着医院狂奔,并且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会抛弃她,最后她在我的怀里流下了幸福的泪水。

送出情书的第二天,我的创作地点就转移到政教处办公室,对面坐着姚主任,我们私下管他叫“姚千岁”。

他说:“吕钦扬同学啊,昨天你一夜写了三页纸,今天怎么就咬笔杆了?是不是这个环境不利于激发创作灵感,要不要拿回宿舍慢慢写?”

我理智地拒绝道:“不用了,这里有空调。”凌一尧把我的情书送给政教处,这事做得太坑人了,我内心的伤痛尚未愈合,班主任跑来告诉我一个好消息:“你要上电视了!”

“什么电视?”我有些激动。

“闭路电视。经过校领导研究决定,这次纪律整顿大会的主题是杜绝早恋,你要在学校直播室做一次公开检讨。”

“为什么是我?不就一封情书吗?”

班主任思索片刻,说:“可能是别人脸皮太薄了,怕留下心理阴影。”

从此,每次远远地看见凌一尧,我都会走向旁边的岔路,不愿意与她打照面。说实话,我对她有些记恨,无法理解她为什么那样做。

据说历次电视会议的录像都会被妥善保存,作为我校发展历程的丰碑,为了给学妹们留下一个好印象,我特意理了一个清爽的发型,熨了一下白衬衫,还借了一双白色的耐克跑步鞋。

第一次上电视,好激动。

那天中午政史二班的体育委员来访,对我进行亲切慰问,鼓励我好好表现。他带来一个消息,说那封情书不是被上交的,而是被他们班主任曹老太缴获的,凌一尧还被拉到办公室做了一通思想审查。

学校演播室中间摆着一台黑色的摄像机,镜头前面摆着一个主席台,依次坐着诸位领导以及各年级组长,而门口站着的是六名犯罪嫌疑人,其中一个就是我。

那五个家伙我差不多都认识,他们的罪名比较另类,什么拿街机子儿冒充硬币买茶叶蛋,什么大半夜拿钓竿在校园的池塘里钓鱼。

相比之下,我绝对是最纯洁的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说我因为写情书给女孩却被对方送给老师了,他们一个个都面露鄙夷之色,仿佛我犯下比他们更龌龊的罪行。

当时我就清醒地认识到,错的不是我,而是这个世界。

由于早恋是今天重点批判的主题,姚千岁将我安排在最后出场。班主任对我有点不放心,还特意跑来对我进行战前动员和辅导,他说:“等会儿千万不要紧张,控制住情绪。”

“你怕我被吓哭?”我有种受辱的感觉。

班主任说:“不是,我担心你在这么严肃的地方笑场。”

终于轮到我了,我站到话筒前面朗读上次写的检讨,尽量不看镜头,像在给姚千岁致哀悼词。正要谢幕之时,副校长却在发表一番有关早恋危害的讲话,此时我非常困窘,被全校数千双眼睛在看不见的地方盯着,这种滋味真难受。

不知道副校长说了什么,姚千岁突然对我发问,所有人都看着我,包括镜头。

我一头雾水地“啊”了一声,此处是第二声。姚千岁将问题重复一遍:“吕钦扬同学,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没有感到后悔?”

当时我就震惊了!这算是什么垃圾问题?你又不是没看过我那封情书,写得感人肺腑,催人泪下,引人沉思,都发誓这辈子非凌一尧不娶了,你现在问我后不后悔?

我以大局为重,配合你演一场杀鸡儆猴的戏而已,你还真把我当冤大头了?我就算真的后悔了,不可能当众说出来啊,否则以后还怎么混?

面对那黑洞洞的镜头,不,那不止一个镜头,那是数千双眼睛,我作出一个重大而深远的决定——我盯着镜头,说:“我不后悔。”

那天傍晚的天气非常好,走出学校演播室,西边铺天盖地的一大片火烧云,我的白衬衫都被映得红彤彤的。

各个班级刚好下课,学生们像出栏的猪一样涌出教室直奔餐厅,许多认识或者不认识我的人都冲着我打招呼,连年轻的男女老师都意味深长地对我哼笑。

经过凌一尧所在的班级,几个女生拿着饭盒走出来,其中一个便是凌一尧,她抬头看见我,立即像见了鬼似的退了回去。

其他女生起哄起来,悠长的“噢哟”在走廊里回荡着。

我这样一个阿Q,经历此生最为辉煌的时刻,迈出的每一步都像踩在软绵绵的云端,仿佛自己是一个凯旋的盖世英雄。

不够精彩 再来一篇
掌乐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来源链接:https://mip.zle.com/gushihui_37252/
上一篇: 狐狸被捉
网友关注故事会
精品推荐
热门故事会推荐